2013-04-06
內容提要 [文]北京二山子:撒母耳记上(031)巨人歌利亚
阅读数988  收听数64  下载数693收听 下载   【返回
北京二山子:撒母耳记上(031)巨人歌利亚  撒母耳记上1 Samuel 17:1 非利士人招聚他们的军旅,要来争战。聚集在属犹大的梭哥,安营在梭哥和亚西加中间的以弗大悯。 17:2 扫罗和以色列人也聚集,在以拉谷安营,摆列队伍,要与非利士人打仗。 17:3 非利士人站在这边山上,以色列人站在那边山上,当中有谷。 17:4 从非利士营中出来一个讨战的人,名叫歌利亚,是迦特人,身高六肘零一虎口。 17:5 头戴铜盔,身穿铠甲,甲重五千舍客勒。 17:6 腿上有铜护膝,两肩之中背负铜戟。 17:7 枪杆粗如织布的机轴,铁枪头重六百舍客勒。有一个拿盾牌的人在他前面走。 17:8 歌利亚对着以色列的军队站立,呼叫说,你们出来摆列队伍作什么呢。我不是非利士人么。你们不是扫罗的仆人么。可以从你们中间拣选一人,使他下到我这里来。 17:9 他若能与我战斗,将我杀死,我们就作你们的仆人。我若胜了他,将他杀死,你们就作我们的仆人,服事我们。 17:10 那非利士人又说,我今日向以色列人的军队骂阵。你们叫一个人出来,与我战斗。 17:11 扫罗和以色列众人听见非利士人的这些话,就惊惶,极其害怕。 17:12 大卫是犹大,伯利恒的以法他人耶西的儿子。耶西有八个儿子。当扫罗的时候,耶西已经老迈。 17:13 耶西的三个大儿子跟随扫罗出征。这出征的三个儿子,长子名叫以利押,次子名叫亚比拿达,三子名叫沙玛。 17:14 大卫是最小的。那三个大儿子跟随扫罗。 17:15 大卫有时离开扫罗,回伯利恒放他父亲的羊。 17:16 那非利士人早晚都出来站着,如此四十日。 各位听众平安,上次我们故事讲到  神,设计了一个非常奇妙,非常有趣儿的方法,让这个被  神已经废了的扫罗王,把  神亲手所选、亲自所立的新王,如何请到王宫,如何见面的故事。扫罗一见大卫的面啊,他不知道这就是要接替他的新王,因为大卫那时候还是一个少年,就是一半大小子,在野地里头放羊的。就听说他琴弹得好,所以才被招进宫来。可一见面,因为大卫的长相好,俊,而且还美,所以扫罗王就非常的待见他呀。扫罗看人,就是看外表,只要你长得好、笑得甜、会说话,那您在扫罗王面前准能亨通。其实这规矩在当今社会当中,哪个政治场合全都试用,所以这在以色列国,扫罗当权的时候,扫罗也不例外呀。扫罗一见大卫的面就喜欢上了,都忘了是请他来干什么的啦,马上就想给他找个职位,说当官吧,他太年轻,说按专业分,让他给自己放羊吧,他这这…王宫里头哪有羊啊?所以扫罗说:“这样吧,你就站在我旁边,做那个给我拿兵器的吧。”所以大卫一进宫,没有当上扫罗王的琴师,却当上了扫罗王的马童。有人问了,扫罗王骑马吗?反正意思就是那么回事,就是让大卫前后左右的伺候着他,因为扫罗平时生活也挺简朴的,他不是有事没事整天寻欢作乐的那种王,他对诗书琴画不是那么感兴趣,他就是喜欢打仗,对文化呀,音乐啊,那是一点儿概念都没有。所以他能想起来给大卫所派的差事,无非就是在自己身边给自己提着枪,拿着剑这种事。而大卫这孩子呢,不但他长得好,心灵,也非常美,平稳、宽厚、大度,虽然是放羊的,但也见得起世面,没说一进宫,一见了王,就会吓得抠抠缩缩的,那么小家子气。由于耶和华的灵,一直与他同在,所以无论他走到哪,无论让他干什么,他都心里头特别有底气,特别知道为什么,或者说特别知道不问为什么。反正这孩子怎么看怎么看就是跟别人不一样,两字,踏实,心里头有数。每当扫罗王一犯病的时候,也就是从  神那里来的恶魔临到扫罗身上的时候,大卫,就拿起琴来,用手而弹。他这一弹,扫罗就舒畅欢快,恶魔呢,也就离他而去。只要恶魔一走,扫罗就正常了,他一正常,大卫也就不用弹琴了,还是站在扫罗王后边给他拿着枪,持着剑,看他练舞,观他练兵。因为扫罗是个勇士嘛,或说是军事家,而且还被称为常胜将军。所以身体一好,心情一佳,不打仗,他难受。不舞刀弄剑,练练兵的,他心里头痒痒,不这么折腾的话,怎么能体现出他自己的价值呢?这说的是扫罗,那大卫的日子,也就跟着他这么一天一天的往前过。要说他平时要弹多少次琴,这还真没准,一切的事情全都在神的掌握之中。他一方面,要借着这机会来训练大卫,另一方面,他也要借此来教训扫罗。什么是教训呢?教训就是让他自己知道自己到底是谁,自己有半斤,还是有八两。神为了带进自己的国度,让他的工作与计划在地上可以继续进行,  神,就又兴起了环境。你扫罗不是一吃饱了老要比划打仗吗?结果战争还真来了。非利士人就召聚他们的军旅,要来与以色列征战。他们把重兵,就聚集在属犹大地的梭哥,安营在梭哥和亚西加中间的以弗大悯,这梭哥呀、亚西加呀、以弗大悯全都是地名,而且是在犹大地境内的,也就是说非利士人入侵以后,还扎了营了。扫罗一听这事态,顿时大震啊,精神头来了,马上聚集以色列人,在以拉谷安营,摆列队伍要与非利士人开战。两营相对,中间是一个不太陡的山谷,非利士人与以色列人各占一个山头安营,中间这山谷自然就成为了战场。要说以色列人当时的那军事结构啊,就是全民皆兵,所有的男人全是民兵,不打仗的时候、和平年代,男人们都在家里头好好过日子,该干什么干什么。扫罗王身边所留的军兵并不多,只要一有情况的时候,他再向全民来召集,只要够年龄的男人全都得来,保卫家乡,上战场杀敌,那是每一个以色列人义不容辞的责任。这一次非利士人进宫,先占的就是犹大地,那伯利恒就是犹大的城啊,所以伯利恒的男人首当其冲的就得上战场啊,在伯利恒住着大卫的父亲、以法他人耶西,以前没少为以色列人征战,只是扫罗当王以后他不行了,人老了,上不了战场,不能再出征打仗了,还好,他有八个儿子,那都是一个赛一个,响当当的呀。长子以利押,次子亚比拿达,再加上三公子沙玛。一听说打仗了,扫罗王招兵,哥几个二话没说,让老爹在家里头休息、别着急,他们整理好行装,带上家伙,就跟随扫罗王出征了。此时咱再说说在扫罗身边做持戟郎的大卫,现在开战了,理应该跟着大王一起上战场,为大王持戟拿枪啊,马前马后的忙活啊,可是扫罗心眼还真好,他跟大卫说了,你这不是大哥、二哥、三哥都来了吗,你呀,赶快回家照顾你父亲去吧,这打仗可不是弹琴,一个闪失命就没了,你现在回家找你爸妈该干什么干什么,现在宫里头放你假,回家走吧,乖!就这样,扫罗把大卫给打发走了。您不会说一开始他挺喜欢大卫,一见面就让他做自己的持戟郎吗?怎么关键时刻又给他打发走了?这事你仔细想想啊,扫罗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勇士啊,以前给他拿刀持枪的那位跟了他那么多年,在战场上那是有默契的,用起来就跟自己的手足一样,平时练兵耍武的时候让大卫挺着个漂亮的小脸在旁边站着那是一种享受,可真正打起仗来可不是闹着玩的,不为大卫的安全,就是为了自己的安全,我也得用原来给我拿兵器的那位呀。这自己的左膀右臂可不是说换就能换的,大卫这漂亮小子还是赶快回家找你爸妈去吧,这么年轻一孩子,要是万一在我身边出了什么事,我可担当不起。我需要的是什么人呢?像你大哥、二哥、三哥这样的勇士,打仗是玩真的,我要一个顶一个的,所以耶西那三大儿子一到,扫罗就把大卫给退回去了。那你说大卫他能高兴吗?我不是跟您说了吗,大卫这孩子他就是稳当,你让他来,他就跟着你来,你让他走,他就高高兴兴的走,你真要是带他去上战场的话,他绝对不会犯怂,你现在看不起他,不把他当男人,把他打发回家,他也不会为此而不高心,他还觉得大王挺照顾他。这大哥、二哥、三哥全都来了,家里头四个、五哥、六哥就得做大哥、二哥、三哥的事,那七哥就不能放羊了,七哥就得做四哥、五哥、六哥的事。这么一来,家里头人手一定紧缺,老爸那几只羊不又得让我去照管吗?所以大卫就在此时,奉命回家放羊去了。咱再又回过头来,说前方打仗的事,自从两军各占一个山头,扎了营,对阵以后,似乎就没怎么交过手——为什么呢?因为这次非利士人打仗的方法与往常不一样,而以色列人这次出兵也跟往常不一样。咱先说说扫罗王和以色列人这次打仗怎么个不一样法,首先,扫罗王对  神没那么大兴趣了,这次打仗他也不筑坛了,他也不献祭了,他也不找祭祀了,他也不去抬那约柜去了,他也更不想求问撒母耳这次打仗应该怎么做;反正打仗嘛,我扫罗王也不是没打过;打过,也不是没胜过。所以这一次,他是把人聚齐了,拉着兵就去扎营了。可把这营寨一扎好,他才发现,人家这次跟非利士打仗,也跟往常不一样,他们虽然有重兵与以色列人对阵,可是每次出阵挑战的却是一个人,其他兵啊将的,全都在营中稍着,远远地观望,就派这一员大将天天出来叫阵,而且是早上晚上地出来,站在这山谷中间,咧开他那血盆大口,扬起他那野驴嗓子,冲着那以色列的军营就开骂呀。骂的那之野蛮,用的这字难听就甭提了!可就这样,以色列这营中就没有一个人敢出来还嘴的,就更甭说哪位英雄出来与他对阵的了,这样一连四十天,以色列营前是免战牌高挂。您看,这还没开仗呢,就开始免战了,那还不如干脆马上举手投降呢,但也没到那份儿上,因为这位啊,也就是早上晚上地出来骂、在这儿叫阵,见没人敢出来应战,他就回去。非利士兵也没乘着自己的士气高涨就出兵攻营端寨的,他们就吃着自己的军粮,每天派这位出来,站在山头上骂。那您说:这位他到底是谁呀?他怎么这么厉害啊?整个非利士人都这么重用他、信任他;所有的以色列人也都这么怕他怵他,让他一天到晚骂得嘴都不敢还,就更甭说有哪位敢出来跟他较量的了!这位从非利士人营中出来讨战的,名字叫歌利亚,是非利士人管辖区的迦特人。迦特这地方出巨人,而这位呢,又是巨人当中的巨人,他身高有六肘零一虎口,换到咱现在的尺寸那就是三米多高,还得加上他那一虎口,他的一虎口有多大?那你得知道他的手有多大,要想知道他的手有多大,你再看看他手里的枪把儿有多粗——您就知道这位不是吃素的了,他的枪杆儿有织布的机轴那么粗,那枪头恨不得有十四五斤,磨得是又尖又利、明晃晃闪着寒光,要说它能一枪穿透两匹马再挑上几个人,您都不会不信!谁要是命大,能躲过它那一刺,也逃不过它那一抡,小树那么高、机轴那么粗的枪杆子,抡上谁谁不粉身碎骨、脑浆迸裂呀!可您再看他那大脑袋,长得可不比狮子头小;大脸庞皮糙肉厚;鼻孔大得能塞进小孩的拳头;右边鼻梁上还插着一大颗野猪牙,不知道以前是真被野猪咬过,还是野猪咬完了以后,把牙给留在那儿了;眼睛跟俩车灯似的,说话的时候眨都不眨;两道黑鬃刷子似的眉毛倒立着,与嘴唇上边的一大丛卷毛胡子遥相对应;牙是从来不刷,但一个也不缺,牙缝是黑的牙面是黄的,那大嘴唇似乎永远也盖不上它们。您再看他那脑门,锃光瓦亮,也没抬头纹,皱纹全都竖着,长子两根眉毛中间了,那可是一天到晚尽发狠的结果。耳朵虽然看不见,被乱七八糟的头发当着,但你一看那俩大耳环,您就知道这耳朵也小不了!所有刚才形容过的脑袋呀、脸上这物件,全都被一个厚厚的大铜盆给盖着。您说:头上怎么盖着铜盆呢?不是铜盆,乃是头盔象铜盆那么大,头盔后边还绑了一块野兽皮子,给他树干那么粗的脖子挡灰遮阳。背后两肩之中还背着一副霜天画戟,这戟乃是青铜打造,两面各有一刃,上下一共有五个尖,这东西要是让歌利亚抡起来的话,就甭说是人群了,就是树林子过一会儿也能变成平地,咱再往他腰间看,两尺多宽的熊皮裤腰带,扣儿全是熊牙熊爪做的,下边一条油光铮亮带着毛的牛皮裙子,俩大铜护膝绑在腿上,脚底下还蹬了一双牛皮底儿翻毛虎头战靴,镶着刺儿带着环儿,走起来哗楞哗楞地,那是一步一个响声啊。让人听了就瘆得慌,长着像堵墙的身子上披着铜面牛皮底儿的龙鳞甲,钉是钉扣是扣铆是铆,用大皮带子前后左右勒着,就这套铠甲就有一百一十多斤,往他身上这么一挂啊,真可谓是刀枪不入啊!现在你知道这次非利士人出来打仗,让歌利亚打头阵了吧。因为他们以前不是没有吃过以色列人的苦头,自从扫罗当王以来,他们经常吃败战,而这次他们找到了长得跟坦克车似的歌利亚,非利士人可不能把他废了、晾着不用.。这不就开战了吗,天天让他出来骂阵,每次出阵的时候,非利士人军营是锦旗招展、鼓声震天,随后歌利亚就左手拿着枪、右手扶着腰间挎着的大刀,前边还有一位是给他拿着盾牌的,大概是要防备以色列人在营中给他射冷箭。这位巨人歌利亚,早上晚上吃饱了就出营,走到两军的阵中间,开口点着名地向以色列军营叫骂,以色列人越不敢还口,他骂的声越大,无论是天上飞的水里爬的还是洞里头钻的,他捡到什么难听的,他就用什么形容以色列人,政治方面的事他不太懂,历史上的事他也知道的不多,反正他知道自己跟以色列人有仇那是一定的。他们非利士人这次出兵的目的也很明确,其实说白了,就是经济利益和物质利益,最后归根到底,就是谁听谁的话、谁服侍谁,所以,歌利亚除了骂之外,也得按上级的指示在这儿说几句两国之间的事儿啊。他每次说话声还真不小,在山谷里头一嚷,整个全以色列营全听得见。这位是这么喊的,说:你们出来摆列队伍,你们干什么呀?听说你们还在喊彻底消灭入侵的非利士人?我不就是非利士人吗?来呀,你们下来消灭我呀!别以为你们有了一个扫罗,以色列就不得了了,你们还真拿他当个事——供着他、让他为王!打过几次胜仗有什么了不起的?现在让他下来跟我练练哪,我一只手就碾死他!听说他还聚揽天下能人?你们以色列出得了什么能人哪!听说你们连个打铁的都没有,还哪儿能有打仗的呀!把你们的能人、大将、二将全都派出来,咱不用兵对兵将对将这样地冲杀,那样不管输赢,损失都太大,我不喜欢战争,我也不忍心看到百姓们无辜地流血,这场仗咱就这么打:一局定乾坤。你们派一个人出来,让他在我前头走上几个回合,他要能把我给杀了,我歌利亚说话算话:我们就做你们的仆人;但我要把他给胜了,将他杀死的话,那你们就做我们的仆人,服侍我们。这样的话,大家只流汗不流血,这也是我们非利士人文明、仁义道德的表现,啊!扫罗,你听见了没有!爷爷在叫你啊!听了这一位的叫骂声,以色列人躲在军营中,那是大气也不敢喘、小气也不敢出啊;大家走路全都低着头猫着腰;吃饭睡觉全都蹲着;守营的弓箭手们是弓弦紧绷;巡逻的岗哨是一天几班倒,谁都不能闭眼,他们就怕非利士人乘虚攻营。而咱们这位勇猛善战的扫罗王,也只能在大营当中跺脚、垂头丧气地瞎哼哼,根本不敢出去应战,也舍不得派哪位大将出去丧命。怪也怪在,一连四十天,也还真没有哪位英雄在扫罗王面前请战的,说打得赢打不赢的,出去跟那家伙比划比划,也比老在营中躲着听他骂强啊!结果没有嘿!一个胆儿大的都没有!有人这时候会问了,说:那扫罗他儿子约拿单不是胆儿大嘛!他不是武艺高强,出生入死地,什么都不怕嘛!而且他做事还有耶和华常常与他同在。也很可能就是耶和华与他同在,这次,他还就怂了。他没自告奋勇地出去迎敌,也没有像上次似地,自己带着给自己拿兵器的少年人去把非利士人的防营给端了。这次,他没这么做,似乎他的任务就是跟以色列人一起在这营里头听别人骂!当然要是他真的想要做什么事,或者请战迎敌的话,他老爹也不会答应,那不是白白地去送死嘛!那既然不打,以色列人要不要撤军、投降、跟他们将和呀?也没有。虽然扫罗王和以色列众人听见非利士人骂声喊声的那么瘆人,非常惊慌,也极其害怕,但他们也没有想要到投降的那份儿上,他们就只能关着营门死耗着,做好了挨打以及最后垂死挣扎的准备。可是,但凡看过兵书的,懂得战术的,到此时也会问了,这非利士人真的就这么文明吗?真的就这么有耐心吗?一连四十天,只派一个人出来叫阵,而且叫了这么多天,一场仗都没打,回来以后还得好吃好喝地伺候着这歌利亚;带这种巨人出来打仗,那就得速战速决呀,你拖不起呀,他一个人的饭量就顶十个人,按道理:三天叫阵,那边要是不应的话,那咱就得攻营了,还哪儿管得了免战牌不免战牌的呀,哪有这一耗就是四十多天的!要不然真就是非利士人的军长们熟读兵书,怕以色列人是假装不迎战、其中有诈?你说他能有什么诈呢?拖时间。拖时间干什么?等高人来?这全以色列包括扫罗在内,哪个人能比我这个歌利亚更高啊!所以,听众朋友们,故事听到这儿,您不能不问一个为什么,因为这一切的事儿已经违反常规了,可是大家却不觉得,这其中的原因,就是因为  神耶和华掌管一切,祂可以让一个恶魔来搅扰扫罗,祂也能派非利士人的军兵来侵占扫罗的国土,祂更可以让大个子歌利亚耐着心玩着、早上晚上地在那儿骂,骂得扫罗魂飞丧胆,骂得扫罗知道自己不是天下的大英雄。您要是想知道这故事后来是如何发生的,请您下次再听我接着给您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