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05[文]
內容提要 教会运作七十问(027):保罗与姊妹同工、吕底亚小旋风
阅读数518  收听数34  下载数453 收听 下载   【返回
教会运作七十问(027):保罗与姊妹同工、吕底亚小旋风 弟兄姐们好,主的仆人朱恩蒙向您问安~! 我们今天继续在研讨:保罗怎么培育同工这个大问题。到目前为止我们稍微讨论了提多、巴拿巴、提摩太。今天我们不妨来数一数保罗的姐妹同工,看看能不能从里面学到一点东西。 第五十八问:保罗怎么培育姊妹同工?   因为怎么为姐妹的服侍定位,姐妹的服侍和弟兄的服侍是不是应当有不一样的将就,这些问题啊,直到今天,还常常被人拿出来讨论。神既然立了保罗为外邦教会的使徒,他对这一个重要的课题,一定有吩咐有看法,也有做法的,但是在研讨之先,我们的先收集资料,看看保罗在他一生的服侍里边,有哪些地方是与姐妹有关的。 如果顺着使徒行传读,保罗、巴拿巴第一次出去传道,走了不远,就先从姐妹那里吃了一个闷亏。怎么回事? 就是保罗、巴拿巴、马可从帕弗开船,来到旁非利亚的别加,马可离开他们会耶路撒冷,剩下他们俩人往前行,走到彼西底的安提阿,这个不是安提阿教会的安提阿,而是在加拉太省的安提阿,在安息日进会堂坐下。读完了律法和先知的书,管会堂的叫人过去,对他们说:  “二位兄台,若有甚么劝勉众人的话,请说。 ” 他们就在这个地方开始传道,第一次讲完平安无事,众人听的还不错,请他们到下安息日再讲这话给他们听。散会以后, 犹太人和敬虔进犹太教的人,那应当是一些希利尼人,希腊人,多有跟从保罗、 巴拿巴的,然后这两个人就继续对他们讲道,没想到消息传开,才过了一周,到下安息日,合城的人几乎都来聚集,要听 神的道。 那反对的犹太人看见人这样多,就满心嫉妒,硬驳保罗所说的话,并且毁谤。保罗、巴拿巴可是站的稳,他们看见犹太人这样子毁谤他们,就放胆说: “神的道先讲给你们,原是应当的;只因你们弃绝这道,断定自己不配得永生,我们就转向外邦人去。” 当时在他们中间的外邦人听见这话就很欢喜,赞美 神的道;凡预定得永生的人都信了。这话当然是指着当时在周围的人群所说的,不是说从此以后安提阿城世世代代就再也没人得救了。 那毁谤他们的犹太人怎么办呢?这一回合下来啊,非但拿这两人没办法,主的道反而传遍了那地方,于是要与福音做对的人,就想了一个点子,这个点子是什么呢? “去挑唆虔敬尊贵的妇女和城内有名望的人,” 这样才把保罗、巴拿巴赶出境外,所以我们看见保罗、巴拿巴在加拉太省第一场最激烈的属灵战争啊,是敌人动用了妇女才占了上峰。 这些妇女是谁呢?圣经很清楚的记载他们是虔敬尊贵的妇女,所谓尊贵应该是在当地有地位的、有权势的,说话别人会听的;而虔敬呢?决不是一句讽刺话,那时候的加拉太省,就是今天的土耳其半岛,还有没有现在所说的土耳其人,主要是希腊人和犹太人住在那里,从这段记载看起来,那一带希腊人显然对犹太人的这位耶和华有慕道之心呢,保罗他们没有去之前,就已经有相当数目的人愿意到犹太人的会堂听道,甚至入犹太教,也就是说他们多少对于旧约的预言,以色列的历史有一定程度的知道,这天突然来了两个人,一个叫保罗,一个叫巴拿巴,在会堂里有人请他们讲道,他们先从神怎么拣选我们的祖宗列了一个大纲,一直到大卫王是合神心意的人,然后就说了: “从这人的后裔中,神已经照着所应许的为以色列人立了一位救主,就是耶稣。” 怎么照着圣经的预言受害,怎么复活, “所以弟兄们,你们应当当晓得:赦罪的道是由这人传给你们的。你们靠摩西的律法,在一切不得称义的事上信靠这人,就都得称义了。” 我们如果问自己一个简单的问题,应该就能够帮助我们明白,当时在安提阿这些希腊人的程度,这篇简短的信息,不要说两千年以前,就算是不到两百年以前,来到中国的马礼逊或是戴德盛,像广州像温州的老百姓讲同样一篇道,有没有人听得懂啊?没有人听得懂。20年以前,如果你我还没有信主,即或是大学毕业,都出来留洋的硕士博士,你听到这样一篇信息,你听的懂听不懂?也是听不懂。听完了,你不会留下来再听他讲,你更不会到了下一个安息日把合城的朋友都请来听,然而当时居然有相当数目的希腊人这样做,不但是男人,还有女人,他们不但自己来听道,听懂了,还把朋友都请来,这样我们就大略知道为什么圣经称他们为敬虔进犹太教的人,或者是虔敬尊贵的妇女,他们不但是慕道,而且是有程度,有根底加上有文化有地位的一群人。这些人属灵的素质,要比保罗后来在雅典遇见那批游手好闲的知识分子好太多了。 你看因为犹太人就满心嫉妒,硬驳保罗所说的话,并且毁谤。保罗和巴拿巴放胆说:  “ 神的道先讲给你们,原是应当的;只因你们弃绝这道,断定自己不配得永生,我们就转向外邦人去。因为主曾这样吩咐我们说: ‘我已经立你作外邦人的光, 叫你施行救恩, 直到地极。 ’ ” 这话讲的掷地有声,但会不会曲高和寡呢?底下圣经有一句特别的话就是48节: “徒 13:48 外邦人听见这话,就欢喜了,赞美 神的道;” 老实讲,就算今天我已经信主二三十年了,如果我当时在那群听众中间呢,我都不见的有他们这种程度的欢喜,与他们对于神之道的赞美,圣经接着说: “凡预定得永生的人都信了。于是主的道传遍了那一带地方。” 请你不要以为我们越讲越离题,越扯越远,如果不比较仔细的去观察安提阿城那个时候复习的境况,就很难明白,保罗、巴拿巴在外邦建立教会所挨的这头一击闷棍,它的意义何在。这反对他们的犹太人,嫉妒他们的犹太人,要逼迫他们,一共做了两件事,一个事是挑唆城内有名望的人,这个有名望的人其实是有名望的男人,在城中的首领,因为你一旦有了名望有了势力有了政治地位,你不会喜欢像保罗他们这样来传一个不一样的东西,搞的满城风雨,这一些人很容易被谗言说动,他们本来可能也不见得有多么慕道,可是犹太人挑唆的另一群人不一样,这群人是谁呢?虔敬尊贵的妇女,照说,你把城内有名望的人、掌权的人说动了,就足以把保罗和巴拿巴赶出城外,为什么还要动用这些妇女呢?是富婆贵太太能够在丈夫耳边说的上话吗?不会,如果是这个原因,圣经绝对不会说他们是虔敬尊贵的妇女。 这恐怕是因为,从保罗、巴拿巴宣布转向外邦人中间去传道,到被赶出安提阿城啊,中间隔了一段日子,在那一段日子里边,主的道传遍了那一带地方,而不是说,他们宣布转向外邦人过了几天就被赶出城了,主的道传遍了那一带地方再怎么快,也得个把月啊,你也可以说直到他们被赶出城外之前呢,这主的道福音的力量非但没有因为这些硬驳保罗、巴拿巴的犹太人减少,反而直线上升,当主道这样兴旺的时候,请问从第一天43节散会以后,就知道去跟从保罗、巴拿巴那些虔敬人,他们有没有长进?有,肯定有。保罗有没有再继续造就他们,坚固他们的信心?那还用讲吗?这样我们就可以想象,所谓挑唆城内有名望的人,恐怕是指着教会以外的人,而挑唆虔敬尊贵的妇女啊,是从教会以内给你制造问题,信主的人这么多,地方官不敢顺便赶你,可是教会里面若先产生裂痕,那赶起来就容易了。 是谁中了这样的诡计,是谁的耳朵这么软,是谁本来跟着保罗受教,如同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却像夏娃被蛇用诡诈诱惑去,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呢?教会中的一群姐妹。如果我们这些猜想是对的,那51节: “徒 13:51 二人对着众人跺下脚上的尘土,就往以哥念去了。”是什么心情那? 以后我们也再没看到保罗遵照主的吩咐对那一个城的人,有这么严重的举动。52节 “徒 13:52 门徒满心喜乐,又被圣灵充满。” 这当然是讲到他们往下一个城以哥念的路上了,其实他们并没有挨打,也没有被石头砸,但是二人对于加拉太省安提阿这第一场主要战争,心里面一定是五味杂陈,或许那因此主就特别安慰来安慰他们,坚固他们。 这一件事我们在两千年以后来读,因为知道保罗吃了许多的苦,挨了许多的打,所以不会特别放在心上,但是对保罗、巴拿巴的冲击与教训那,可能比我们想的要深刻。 弟兄姐妹如果还能容我说两句,尤其是姐妹,如果你还没生气的话,请同我到圣经里面看一看,因为这个姐妹左右教会局面的事情,在犹太人上千年的传统里面很少见呢?北国以色列最出名的皇后耶洗别,她不是犹太人,他是外邦人,是西顿王谒巴力的女儿,她不但带给北国无穷的灾祸,还把她所调教的女儿啊,嫁给南国的犹大王;想当年所罗门王也就是在这些外邦异族的女子手下,吃了最多的亏;参孙是大利拉所卖的;施洗约翰的头是希罗底的女儿要求斩的更不用讲了。这些都是外邦的淫妇啊,新旧约里以色列家的女儿,找不到这么嚣张这么糟糕的。 保罗、巴拿巴这两个犹太弟兄啊,进到外邦人中间,外邦人有外邦人的风俗,每一个民族有他们自己的文化与习惯,尤其这一小群外邦贵妇人的厉害,那可是领教到了。如果加拉太的安提阿真是这些姐妹们听了谗言,就如同翻背的弓,导致保罗、巴拿巴被赶出城啊,那从此以后保罗对于外邦教会里边姐妹的造就、服侍与安排,一定也会在主面前有仔细的寻求,免得旧事重演。 他和巴拿巴离开了安提阿,来到的下一个城就是以哥念,离开以哥念所到的地方就是路司得、特庇还有周围城镇,在路司得,保罗就遇见了接下来被圣经记名的姐妹,罗以和她的女儿友尼基,这两个名字你要是听着耳熟一下想不起来,那让我告诉你,他们就是提摩太的母亲和祖母,这两个姐妹和前面那些受人煽动的虔诚尊贵妇女有什么不一样呢?保罗晚年还特别在提摩太后书里面用四个字来形容这两位姐妹,就是无伪之信,什么叫无伪之信?这个无伪之信又是和谁相比较的?恐怕多少和那些安提阿的虔敬尊贵妇女有关吧? 等保罗巴拿巴分道而行,他带着西拉,提摩太会同路加等人呐,奉差遣往马其顿传道的时候,主继续安排了几位重要的姐妹来与他们同工。其中第一个里程碑是紧随着马其顿异象而来的,一般我们听见马其顿异象,心里面会浮现路加所记得: “有一个马其顿人站着求他说: “请你过到马其顿来帮助我们! ” 等过了海,来到马其顿的时候,所遇到的头一位却不是他在梦里所见到的,是谁呢?路加在使徒行传十六章章第10节这样写: “徒 16:10 保罗既看见这异象,我们随即想要往马其顿去,以为 神召我们传福音给那里的人听。 徒 16:11 于是从特罗亚开船,一直行到撒摩特喇,第二天到了尼亚坡里。 徒 16:12 从那里来到腓立比,就是马其顿这一方的头一个城,也是罗马的驻防城。我们在这城里住了几天。 徒 16:13 当安息日,我们出城门,到了河边,知道那里有一个祷告的地方,我们就坐下对那聚会的妇女讲道。”  这是一段美的可以入画的记载,在罗马的军事要镇,可能到处能看见耀武扬威的意大利兵,但是河边有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有一些妇女,没说是犹太人还是希腊人,常常在那里祷告。有一天正祷告的时候,来了几个人,就是保罗、西拉、提摩太、路加也许还有别人,这一群人,就对着那些妇女讲道,没有人吵恼,没有人打扰。 我们今天想到地中海沿岸,两千年以前的社会,当地的文化风俗,妇女的地位等等,因为受后来尤其是上千年伊斯兰文化的影响,常常以为这些女人都是把脸蒙上,什么话都不讲,没有发言权,没有自主权,更不要说几个男人跑到女人堆里面去给她们讲道了。以至于我们读到任何,尤其是保罗对外邦教会中妇女所立的规矩啊,就以为时代不一样了,文化不一样了,今天妇女解放了,当年妇女是什么地位都没有,也没受教育,也没文化,你可能不单全错,而且大错特错。对历史的正解以及最可靠的历史记录,不是我们上中学的时候,老师教的,教科书上写的,也不是网上查的,而是圣经所记得,这些妇女不但常常聚在一起祷告,有几个陌生的男人走到她们中间来和他们讲道、谈论,他们也不会大惊小怪,不觉得这是一件不正常的事,到了14节: “徒 16:14 有一个卖紫色布匹的妇人,名叫吕底亚,是推雅推喇城的人,素来敬拜 神。她听见了,主就开导她的心,叫她留心听保罗所讲的话。” 这是当天哦,再往后她,就是吕底亚,一家既领了洗,把上下文放在一起,我们应当晓得,路加省略了一些事情,吕底亚听了这个道就带着她一家的人都信了主,都领了洗。等这件事做完了,吕底亚说话了: “你们若以为我是真信主的(注:或作“你们若以为我是忠心侍主的” ) ,请到我家里来住。 于是强留我们。” 这个注意是谁出的,这个主张是谁开口来讲的,你要硬说是吕底亚的丈夫,那就有点太牵强了,她不但能拿主张,而且讲话是讲的真好,“你们若以为我是真信主的(注:或作“你们若以为我是忠心侍主的” ) ,请到我家里来住。”什么叫做强留我们,就是这话讲出来呐,让你不去都不行了。保罗这会到腓立比,好像连犹太人的会堂都没有进去,先在一群姐妹中间做工,然后就住到这个姐妹家去,但是太平的日子没过太久,后来有一个被污鬼附的侍女,整天跟着保罗他们喊,保罗把鬼赶出来,马上麻烦上身,并且被关到监里,细节都在使徒行传16章,我们就不多讲。出名的圣经: “徒 16:25 约在半夜,保罗和西拉祷告唱诗赞美 神,众囚犯也侧耳而听。 徒 16:26 忽然地大震动,甚至监牢的地基都摇动了,监门立刻全开,众囚犯的锁链也都松开了。” 狱卒一家信主,官长听说保罗是罗马人,也只好让步,还在监里面对保罗说好话,领他们出来又请他们离开腓立比,二人出了监往哪去?往吕底亚家里面去, “见了弟兄们劝了他们一凡就走了。” 这个小聚会从姐妹祷告会开始,吕底亚一家信主,把保罗他们都接到家里面去,并且把家里面打开来做聚会的地方,到此时此刻已经带了一批弟兄信主了。 保罗他们出了监,公开又往吕底亚家里去,会不会给吕底亚找麻烦我们不知道,但腓立比教会非但没有因为这一件事情而猥琐丧胆呢,以后等保罗到了哥林多,遭遇各样穷乏、困苦、患难、逼迫的时候,谁在背后帮助他们呢?林后8:1 “林后 8:1 弟兄们,我把 神赐给马其顿众教会的恩告诉你们, 林后 8:2 就是他们在患难中受大试炼的时候,仍有满足的快乐;在极穷之间,还格外显出他们乐捐的厚恩。 林后 8:3 我可以证明他们是按着力量,而且也过了力量,自己甘心乐意地捐助, 林后 8:4 再三地求我们,准他们在这供给圣徒的恩情上有分。 林后 8:5 并且他们所做的,不但照我们所想望的,更照 神的旨意,先把自己献给主,又归附了我们。” 在这段记载里面,谁的影子呼之欲出啊,吕底亚。当初她有本事强留保罗住到她们家里来,现在这个本事已经被传染到马其顿众教会,成为众教会的风格,再三地求我们,准他们在这供给圣徒的恩情上有分。 我们常常听讲道说,卖紫色布匹,啊,因为紫色是君王的的颜色,所以她们家有钱,这不见得是正确的,因为保罗在这里明明的讲,这马其顿教会是在极穷之间,还格外显出他们乐捐的厚恩。将心比心,你想象看,要是其中只要有一家富户,保罗就不好这么说了。十一章8节,保罗又对哥林多人说: “林后 11:8 我亏负了别的教会,向他们取了工价来给你们效力。 林后 11:9 我在你们那里缺乏的时候,并没有累着你们一个人,因我所缺乏的,那从马其顿来的弟兄们都补足了。” 这马其顿,就是当初在吕底亚家里聚会的腓立比教会吗?没错啊,腓立比书最后一章,保罗是明明的这样讲: “腓 4:15 腓立比人哪,你们也知道我初传福音,离了马其顿的时候,” 就是官长把他们从监里领出来劝他们离开腓立比,那个时候。 “论到授受的事,” 就是给他们盘缠,让他们肉身可以继续往前走,去传道。 “除了你们以外,并没有别的教会供给我。 腓 4:16 就是我在帖撒罗尼迦,你们也一次两次地打发人供给我的需用。” 这里我们又看见谁的作风、谁的影子?吕底亚。 保罗虽然在安提阿吃了那些敬虔尊贵有畏之信妇女的亏,但保罗决不是从此以后看见姐妹就躲的远远的,姐妹想要做什么呢,就拦着她们,姐妹有什么主义呐也不放在心上,甚至禁止他们发言,不~!这不是保罗造就培育吕底亚的方式,吕底亚对保罗说:“你们若以为我是真信主的”当时保罗可能对他的认识可能有限,仍给他百分之百的机会,就像以利沙容让那个书念妇人一样。你要强留我,我就给你强留,你要再三的准我,我就准了你。我在帖撒罗尼迦一次两次你们打发人供给我的需要,我就受了你们的馈送,当做极美的香气,为神所收纳、所喜悦的祭物。 但是保罗没有再提吕底亚的名字,因为这已经是腓立比、马其顿教会的的决定与教会的风气,他在写信给腓立比教会的时候呢,也没有提任何一个人的名字问安,这可能与他在监狱里面受刑有关系,免得连累别人。腓立比、马其顿那一带教会,这些的风气是从谁开始树立的,是谁影响了他们、造就了他们,也直接帮助使徒保罗往后在希腊半岛建立外邦教会的一切工作?从圣经里面留下的蛛丝马迹,我们必须要说,最可能的人就是吕底亚这个姐妹。她像是一股旋风,越卷越大,越吹越远,直到今天我们还闻到她馨香之气。因为她从开头,就把与保罗同受患难当作美事。 常常有姐妹问我说:“如果保罗不要女人讲道,那姐妹在教会里还可以干什么?” 你知道当姐妹这样问弟兄的时候,相当可悲啊。吕底亚从开头所做的头一个服侍,直到哥林多后书、腓立比书里所提的这一切啊,没有一件是保罗告诉她这样做,这一些圣经不用我们指出来,愿意服侍的姐妹应该很熟啊,姐妹可以在教会里面做什么服侍: 第一:可以聚在河边祷告; 第二:可以带你一家领洗; 第三:你可以强留保罗,和你家同住; 第四:你可以预备你的家做为教会生根之地,让保罗在这个地方培养更多的弟兄姐妹; 第五:你可以不怕官府、不怕别人怎么说,保罗、西拉进出监狱你照收留; 第六:福音可以从你家再传出去,你不但是迈步的,你更是送福音的,让神的教会从腓立比一个教会拓展成马其顿的众教会; 第七:你可以影响众教会,让大家都给你学,你不能再强留保罗了,但是你可以再三的求保罗,不要因为我们这里穷就不让我们在供给圣徒的事上有份; 第八:保罗虽然是你属灵的爹,你却可以做他肉身的妈,看他出去传道的时候有吃的没有,有穿的没有,打发人送啊送啊,给啊给啊; 第九:万一失掉联络了,还可以鼓动教会叫大家一定想出办法来,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听出保罗的下落,去帮助他、去照顾他、去安慰他; 还需要我们继续说下去吗?一个教会那个殷勤忍耐,慷慨持久,仔细,不忘记,热心劳累,不怕吃苦,不发怨言,与主同受患难,乐意接待远人,洗圣徒的脚,极穷之间还能显出乐捐的恩赐。这一类的风气啊,传道人讲再多的道都没有用,只能靠谁啊?靠那个心里受到主耶稣开导的吕底亚,并且这样的服侍,无论一个弟兄长的怎么像保罗梦里的马其顿人呐,都没有办法代替吕底亚这一位姐们。 盼望主也能开导我们中国教会姐妹们的心呢,不要再问人家说,姐们在教会里面可以做什么,更不要只是眼睛瞪着可不可以上讲台这件事闹个不休了。 一个教会里面有像吕底亚这样的小台风,在那里转啊转啊,给啊给啊,做啊做啊,那虽然保罗在腓立比只待了短短的一段时间,她还是所有外邦教会中最强壮最健康的教会之一啊。从哥林多各样的病症,到加拉太那些说毁谤话传律法传割礼的犹太人都没有办法在教会生根,都要像糠秕被风吹散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