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12[文]
內容提要 教会运作七十问(28):保罗最杰出的同工
阅读数868  收听数28  下载数694收听 下载   【返回
教会运作七十问(28):保罗最杰出的同工 弟兄姐妹们好,主的仆人朱恩蒙向你问安。 上次我们稍稍看了保罗与姐妹同工之间可能隐藏在圣经里的线索,今天我们顺着往下走,就会遇见另外一类同工,夫妇同工。那我想你要知道我讲的是谁了,当然就是从使徒行传一直到保罗书信里不断被提出来的亚居拉和百基拉。 在新约里面一共提到这对夫妇六次,次数不多、经文不长,我们按着顺序走一遍,其实就能够把握住纲要了。 头一次出现,当然是使徒行传十八章,保罗离开雅典之后来到哥林多城,保罗在哥林多住的比较长,至少一年零六个月,直到有犹太人同心起来攻击保罗,拉他到会堂。照着圣经看,他应该是刚到哥林多就遇见一个犹太人,名叫亚居拉,这个人从罗马来到哥林多,也是刚刚才到,但是他不像保罗生来就是个罗马人,他是生在本都,本都是土耳其半岛的北部,黑海的南岸,他显然后来搬到罗马去讨生活,只是因为罗马皇帝革老丢发了一个命令,要犹太人都离开罗马,他就带着妻子百基拉从意大利,来到哥林多。 顺便说一句这个革老丢,就是暴君尼禄皇帝的前一任,也是尼禄的继父,这个人生来在体格上就有有些缺欠,做皇帝的时间不长,但是周围有很多暗杀权力斗争的事件。罗马帝国征服英伦三岛就是在这个革老丢皇帝任期之内所做的事情,他和别的皇帝不一样,他是一个相当有学问的人,最后据说是被他的妻子,就是尼禄的妈妈毒死的。好了。 圣经底下一句话有意思: “徒18:2B 保罗就投奔了他们。” 什么叫投奔了他们?第3节给我们解释了一下: “徒 18:3 他们本是制造帐棚为业。保罗因与他们同业,就和他们同住做工。” 照这样看,最大的可能性,这一对夫妇,虽然刚来到哥林多,可是勉强站住脚了,生意摊子已经摆开来了,是保罗遇见了亚居拉,就加入他们这个制造帐篷的手工业,而不是亚居拉加入保罗,在哥林多摆的路边摊。要不然圣经就不会用“保罗就投奔了他们”这句话来形容他们之间的工作关系,而这个关系在开头的时候是不是百分之百理想的关系,当然不是,这些人刚从罗马来,又是犹太人,恐怕还没信主呐。保罗此时已经是外邦的使徒,身负着传福音的重大使命,那他与亚居拉、百基拉同工算不算是...啊...信与不信的同负一厄呢?而且他不只是与他们合做哦,他是投奔他们哦。保罗因为他们是制造帐篷为业,是因为与他们同业,他甚至没有直接说因为他们是犹太人,保罗就与他们同住做工。 他可不可以这样做?可以 他这样做是不是犯罪?不是 反过来讲,他有没有信心这样做?他当然有 他是不是一见到亚居拉就已经开始和他谈道?可能 如果亚居拉一开头就是一个大反对派,那保罗不见得会去投奔他的,显然至少是谈的还可以,才投奔了他们。当然也有可能是遇见的是保罗不是我们,一谈之下他和他的妻子就一同信主了,我们也不应当太惊奇。 “徒 18:4 每逢安息日,保罗在会堂里辩论,劝化犹太人和希腊人。” 这每逢安息日,就表示不只是一个安息日了,他会遇见亚居拉有好几种可能,有一个是在犹太人聚集的地方,碰上这个织帐篷为业的同行;还有可能在安息日的会堂里面,大家每周都要见面的,那保罗从一开头进去,就已经表明了立场,因为圣经不是说保罗在会堂里讲道,甚至不是说讲论,而直接就用了辩论这两个字,因此会堂里面一定有一股反对他的势力,但是一开头还没赶他走,保罗是连辩带劝,从犹太人到希腊人,只要来,他就告诉他们,耶稣是基督。等到 “徒 18:5 西拉和提摩太从马其顿来的时候,保罗为道迫切,向犹太人证明耶稣是基督。 徒 18:6 他们既抗拒、毁谤,保罗就抖着衣裳说: “你们的罪归到你们自己头上(注:“罪”原文作“血” ) ,与我无干(注:原文作“我却干净” ) !从今以后,我要往外邦人那里去。 ”” 这才停止了他每逢安息日到会堂里面去辩论的这个做法。当保罗离开会堂的时候,十八章7节: “徒 18:7 于是离开那里,到了一个人的家中,” 这应该是指着从此以后他聚会的地方变了。 “这人名叫提多犹士都,是敬拜神的,他的家靠近会堂。 徒 18:8 管会堂的基利司布和全家都信了主,还有许多哥林多人听了,就相信受洗。” 其中没有提到任何保罗与亚居拉、百基拉分开的事,他们这时候应该也是与保罗一同离开了犹太人的会堂。 “徒 18:9 夜间,主在异象中对保罗说: “不要怕,只管讲,不要闭口。 徒 18:10 有我与你同在,必没有人下手害你,因为在这城里,我有许多的百姓。 ”” 接着11节就告诉我们: “徒 18:11 保罗在那里住了一年零六个月,将 神的道教训他们。” 如果他没有搬家,他进了提多犹士都的家只是为了聚会,而不是住到他家去,那么保罗很可能足足地就与亚居拉、百基拉共同生活了一年零六个月。 这圣经第一段有关与亚居拉和百基拉的记载,告诉我们什么呢? 保罗怎么培育夫妻的同工,答案好像很清楚,他是他们的同行,又进入他们的生活。你说同行又和培育同工有什么关系,有关系。所谓同行,就是你们在一起做的事情啊,不只是教会的事情,你要支帐篷,要进出原料,要做买卖。弟兄姐妹在一起做生意,不欢而散的比例非常高,这一对夫妇从没有信主或是刚信主的时候,就认识了保罗就与他同工,因此对保罗的为人呢,肯定有一些别人看不见的观察,甚至有从猜疑到信任,从信任到佩服,从佩服到跟随的一个过程。保罗不可能是一个爱财的人,他的敬业,他的勤俭,他的诚实以及他在一切与支帐篷有关的事上怎么样毫无私心的帮助亚居拉和百基拉,都在这对夫妇长期观察之下。你要得到一对夫妇的完全信任,在一对夫妇二人的眼中都是无可指责,那非常不容易,但你要把他们培养成同工啊,这恐怕还是一个必要的条件呢。 这里说的与他们同住、同做工,这是保罗成了一本摊开来的书啊,从早到晚,从里到外,随便这对夫妇怎么翻,他们对你的观察可能比你对他们的观察要重要的多了。夫妻二人要是在你面前他们所说的是一套,他们回家了,彼此所说的又是另外一套,那你培育不起来他们,你也没法得到他们做得力的同工。 保罗与他们是同行同做工,这同行同做工不是像我们今天一样,我们搞的是同一个专业,你上你的班,我上我的班,不~!我们两个就是事业伙伴,在一起做,几乎是一切的事情,从这些养生的事上,锻炼出来的默契啊,又是在福音工厂上打仗非常有用的。但是可惜今天的传道人与教会的信徒之间很难有这类的机会了。刚才说了,第二:他们不但工作在一起,根本就吃住生活在一起,生活在一起还有什么好处呢?这不但增加了我们刚才所说过双方彼此观察的机会啊,你要是用的对的话更不会让服侍变成他们的家庭问题。 你看我们今天教会里边的典型培训,都是自愿报名,有的是丈夫参加,有的是妻子参加,不管谁参加,参加了都还要回家,就像刚才所说的,参加是一个样,回家是另外一个样,你以为这位弟兄很愿意服侍,谁知道他与妻子之间有另外的打算和想法;你以为他有很多的恩赐与优点,可是在他的妻子眼中,他身上与性格里充满了你所看不见的毛病,这妻子的看法虽然不见得对,但是你越培育这位弟兄啊,他们夫妻之间的隔阂就越深。你要有两只翅膀,就不能一只翅膀单飞,用再大的劲,他飞着飞着就没法再往前了,他的家庭成为服侍问题,服侍也成为他的家庭问题。这难道不是我们今天所遭遇的瓶颈之一吗? 因为大家的家庭生活都是对外关门的,不像保罗住在这两个人的家里,至少一年零六个月,与亚居拉、百基拉同住的时间呢,就为这一对夫妇在众外邦教会,在神面前的服侍打下了非比寻常的基础,等到圣经第二次提他们名字的时候,我们就能看出来了。 前面说了,保罗在哥林多住了一年零六个月。 “徒 18:12 到迦流作亚该亚方伯的时候,犹太人同心起来攻击保罗,拉他到公堂, 徒 18:13 说: “这个人,劝人不按着律法敬拜 神。 ” 徒 18:14 保罗刚要开口,迦流就对犹太人说: “你们这些犹太人!如果是为冤枉或奸恶的事,我理当耐性听你们。 徒 18:15 但所争论的,若是关乎言语、名目和你们的律法,你们自己去办吧!这样的事我不愿意审问。 ” 徒 18:16 就把他们撵出公堂。 徒 18:17 众人便揪住管会堂的所提尼,在堂前打他。这些事迦流都不管。 徒 18:18 保罗又住了多日,就辞别了弟兄,坐船往叙利亚去,” 这次他带谁去呀?西拉、提摩太这些原来的同工,保罗带着走吗?圣经都没讲,只提了亚居拉、百基拉。 “百基拉、亚居拉和他同去。” 所到的下一个做工的地方,就是我们所熟悉的以弗所。那这事有什么特别呢?首先这里真的没说是保罗要求他们一起去,或者是保罗要带他们同工,像当年带提摩太一样;更没说保罗拣选了亚居拉、百基拉二人,像在安提阿拣选西拉一样。这好像是亚居拉、百基拉自愿和他一起走,自愿和被点了名走,有什么不一样?自愿走,就是他们这对夫妇啊,信主才可能不到两年的夫妇,不但同心同看见同明白,神借保罗的工作有多么大的价值,而且他们自己已经看出来了,在保罗的服侍里边,有我们两个,有我们这个家庭可以参与的空间,因此就把我们自己的打算和神对保罗的带领放在了一块。他走我们也走,保罗是单身的,他也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但我们的家可以作为他的家,我可能不像保罗有圣灵的能力,医病赶鬼的恩赐,更不像保罗有这么大的学问,但是我们可以照顾他的起居、生活,可以用我们制造帐篷的工作来支持他、养活他,我们自己更是愿意参与投入在外邦教会的拓展工作上,因此我们要跟他去,有什么禁止呢? 还有从这里开始呢,圣经只要提起他们的名字,就多半是妻子百基拉,排在丈夫亚居拉的前面,这决不是出于笔误,出于不小心,而是一件刻意做的事情,是故意这样写的。一对夫妇能不能在神面前像他们两个这样摆上,那个妻子的角色,妻子的心愿很可能比丈夫更重要,丈夫再愿意,妻子不同意,走不动的。而妻子若是甘心情愿呢,丈夫反而好说话。 从亚当、夏娃的日子直到如今,那个男女有别是没变的,女人想的事、男人想的事不一样,女人吃个果子都能想到四个原因:好做事物,悦人的眼目,可喜爱的,能使人有智慧。男人呐?太太给我吃我就吃呗。 他们夫妻俩是制造帐篷为业的,那时候做小本生意,甚至直到今天那个工作与住家是不可能分开的,吃饭、睡觉、养孩子都得在你的小铺面里面打点下来,一个做妻子的,一个做妈的,她从早到晚有多少的事情要忙,这常年忙下来,再好姑娘也要变成唠唠叨叨的黄脸婆,因为日子太苦、太琐碎、太烦人啦,这时候你的家里还得住个外人,尤其像保罗这样,不是给人抓去公会去,就是给人打了,还有本族的那些有势力的犹太人,追着要毁谤他,要欺负他,你把他弄到家里来,让他和你同住同做工,在犹太人面前是同出同入,这个那个做妻子的受得了。亚居拉若想要这么做,百基拉可不见得张罗的过来啊,但是百基拉若是说可以,就搞定了,没问题,她完全知道自己的信心和能耐。保罗要走吗?我们也走,店面收拾收拾到下一个落脚点另起炉灶,有什么不可以啊,一天难处就这么一天当。 讲到这里我们再停停,圣经用词精简,一共没写几个字,可是里边有没有足够我们去反省,去学习,你面对他而自觉惭愧的内容啊,太多了,就保罗怎么培育同工来讲,他所培育的百基拉、亚居拉,最杰出的地方,你还真不能用口才、恩赐、圣灵的能力来衡量,他们之所以了不起,在乎他们的眼光、心智、信心、胆量,我们今天喜欢为别人下结论,用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来鼓励人教训人。可是你不用说,他们自己就会得出更顺保罗的结论,自己就会找到跟随的途径,拿出跟随的行动,他们灵命的指标,最重要的温度计可能还真不在乎他们俩人在教会有多少服侍,有多少摆上,而在于他们在家里饭桌上谈什么,枕头边上想什么,福音的需要,神国的前景在不在他们的眼界里,那个把保罗激励起来的基督之爱在不在他们两人的胸怀之中啊,夫妻在一起往前面走,更不是像今天许多传统的欧美与神学院那种死板板的教导,丈夫是头,妻子是身子,所以有什么主张呢,就是丈夫拿主张,妻子要顺从,累死了烦死了,无论多么不切实际,你都得顺从。不~!保罗明明的讲,他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女人辖管男人,但是他绝对不是不许吕底亚祷告,不许百基拉发表意见,也不许百基拉鼓励亚居拉,这对夫妇要跟着保罗走,那每一步怎么落脚,大小事情怎么打点,往后儿女的教育怎么办,生活怎么过,你非有个能干的百基拉是做不来的,百基拉绝对是个贤德的妇人,而箴言书里那位贤德的妇人,别看她在家,她可是个职业妇女,而且你去数数,她拿的主张可多了,她的丈夫心里可依靠她了,我们可千万别在这个圣经的定义之外,另去望文生义定一种所谓贤德妇人的榜样,那我们就真做不成跟随保罗的亚居拉和百基拉了。 “徒 18:19 到了以弗所,保罗就把他们留在那里,自己进了会堂,和犹太人辩论。” 他们跟着保罗显然要往叙利亚去,但是经过以弗所的时候呢,可能看见那里的福音的潜力与机会,就留了下来,刚开始进入以弗所会堂的时候,是保罗单独进去,没有让当地的人把保罗和百基拉、亚居拉连在一块,他们这个默契和战术啊相当成功。 “徒 18:20 众人请他多住些日子,他却不允, 徒 18:21 就辞别他们,说: “ 神若许我,我还要回到你们这里。 ”于是开船离了以弗所。” 亚居拉、百基拉显然在犹太人的会堂待着,后来认识了亚波罗,他们很聪明的把亚波罗接回家。 “百基拉、亚居拉听见,就接他来,将 神的道给他讲解更加详细。”  那这时候恐怕他们在以弗所已经有一群弟兄姊妹了。 “徒 18:27 他(亚波罗)想要往亚该亚去,弟兄们就勉励他,并写信请门徒接待他(注:或作“弟兄们就写信劝门徒接待他” ) 。” 这事百基拉就没有出头参与,以后亚波罗也到了哥林多,直到保罗回到以弗所, “徒 19:8 保罗进会堂放胆讲道,一连三个月,辩论 神国的事,劝化众人。” 引起犹太人毁谤性的反应。以弗所的信徒好像都仍然留在会堂里,那这时候保罗吩咐他们与他们分离了,另到推喇奴的学房天天辩论。 “徒 19:10 这样有两年之久,叫一切住在亚西亚的,无论是犹太人,是希腊人,都听见主的道。” 这些事追根究底要感谢谁啊?要感谢百基拉和亚居拉。 往后使徒行传并没有再提这对夫妇的名字,可是从哥林多前书里面我们看见呢,那个所说的以弗所教会啊,很有可能就是保罗在林前16:19节所说的亚居拉和百基拉他们家里的教会,到保罗写提摩太后书,如果那个时候提摩太仍然是在以弗所,那么他说向百居拉、亚基拉问安,就表示这对夫妇仍然在以弗所,但是我们千万不要以为他们开创了以弗所的福音工作,又把自己的家拿来作为教会聚会的地方,就以此为足了。因为保罗在写罗马书给罗马教会的时候,他居然又提到问百基拉和亚居拉的安,保罗在罗马书开头写的很清楚啊,自己还没有这个平坦的道路去罗马的教会探望他们,怎么亚居拉和百基拉反而在他以先到了罗马呢?别忘了这两个人本来是从罗马来的,有没有可能啊,这个罗马的教会根本就又是这对夫妇去开始的呢?因为罗马书16:5有和哥林多前书一样的话: “罗 16:5 又问在他们家中的教会安。” 在保罗对一切同工的讲论里,可能再也找不出一个人,能像这对夫妇一样,得到保罗如此的称赞,罗马16:3开始,他是这样写的: “罗 16:3 问百基拉和亚居拉安。” 你看除了哥林多前书之外,每一次保罗提到这两个人,都是把百基拉摆在前面。 “罗 16:3 问百基拉和亚居拉安。他们在基督耶稣里与我同工, 罗 16:4 也为我的命将自己的颈项置之度外。不但我感谢他们,就是外邦的众教会也感谢他们。 罗 16:5 又问在他们家中的教会安。” 一人同心,使千人逃跑;两人同心,就可以追赶万人。保罗说在恶事上要做婴孩,在心智上要做大人,我们从来没见百基拉出头,百居拉讲道,可是这一对被保罗培育起来的这一对夫妇同工,在外邦教会的历史上所做出的贡献,实在是无与伦比。 但愿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不但自己要效法他们,更要效法保罗留心培育比我们年轻的家庭同工,有了这样家庭的榜样,中国的教会才有希望。你看圣经里面有多少的教会因为这一个家庭开花结果,把枝条探出墙外,使得外邦的众教会,都从他们得到恩典。 盼望主也能从我们中间得到这样能将自己的颈项置之度外的夫妇,让百基拉和亚居拉美好的见证成为中国教会、中国基督徒家庭可效法的脚踪,可跟随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