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23[文]
內容提要 圣经音乐会(007):容我往田间去
阅读数386  收听数40  下载数393 收听 下载   【返回
圣经音乐会(007):容我往田间去 我们继续用布拉姆斯来讲路得的故事。因着基督徒对路得记情节的熟悉与喜爱,我们应当能藉此体会到布拉姆斯音乐中丰富的蕴涵,难怪有愈来愈多的人成了布拉姆斯的粉丝。只是、没有像路得记这样的情节在帮我们旁白,人们听他的“纯音乐”在听什么?他又在写什么呢?简单的说:穷人添饭补营养、富人吃菜尝味道。古典音乐从巴哈为教会谱写正声开始,二百年之间变成欧洲权贵与文人的鸭片烟,就如同所罗门花了七年造圣殿,再用学来的科技与材料花十三年为自己筑了个香柏木宫。今天对流行音乐或演艺界的人传福音并不太难,可是对那些所谓入流世界的古典音乐家传道却难上加难,原因也在于此。因为流行音乐不能填补的心灵空虚,都叫这些大师们用音乐给塞满了。我们觉得孤单、愤懑、世路难行时就学路得、投靠耶和华翅膀的荫下,他们呢?不必这样、去听听贝多芬 布拉姆斯就暂时解决问题了。 我们选用的是布拉姆斯第四号交响曲的第三乐章和第一交响曲的第二乐章。从海顿开始奠定了交响曲四个乐章架构,一般而言第二乐章是抒情性的慢板,而第三乐章用小步舞曲(Menuet)。(见圣经音乐会第三集)。小步舞曲本来真是一种三拍子舞曲,也属于现今又流行的广场舞那类,有AaBbA的曲式结构。因为它有AB之间的对比、又有从B回到A的满足感,所以尤其从贝多芬开始就加以夸张、拉开AB之间的距离,挂上C使它更为多彩,成了交响曲中最戏剧化的一个乐章,借了一个名字诙谐曲(Scherzo)来取代典雅的小步舞曲,布拉姆斯的第三乐章路得下麦场和从前雅各娶妻的莫扎特小步舞曲相比,可以看出来百年之间的音乐风格演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