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22[文]
內容提要 约翰福音(051):主自解瘫子得医、高考生福音单张(022):读
阅读数996  收听数24  下载数400 收听 下载   【返回
约翰福音:主自解瘫子得医、高考生福音单张:读 2006年安徽地区高考作文题:读 从中国人的老祖宗造字,我们可能体会出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比如读书的读字,左 边言字旁,右边是个做买卖的卖。从何说起? 言、容易理解,说的话叫言。但为什么卖与言合在一起就是读呢?中国买卖二字是 一体两面,买字的古体,上半是个网、下半是货贝,这大概是讲渔获交易;卖字乃 是在买字头上加个士,有人在主持那笔交易,这就是卖的观念了。可是读字、是卖 字加上言字旁,表示这人所卖的货与众不同,所卖的是话、不是农产品。你买回家不 是为了吃,而是为了读。有意思吧? 人说的话能当货品卖吗?有人买吗?这就牵涉到另一个语言与文字之间的关系问题 了。在我们传统的教科书里里说文字是从结绳记事、或是从龟□占卜烧出的纹痕演 变而来。其实这不是唯一的说法。把世界各古文明的文字与甲骨文放在一起看,我 们必然会发现另一个奇特的现象,就是所有古文明其文字的发展一定远远落在别的科 技之后。最出名的就是埃及象形文字,它们是从至今无法复制的古金字塔里拓出来 的文字。试想古埃及在当时的工技、医药、天文何等发达,文字却幼稚如同孩子涂 鸦,令人费解。其实这个现象在中国也是一样。商朝的工技水平甚高,而甲骨文显然 也是初阶的象形文。更离奇的是,埃及文字与我们商朝的甲骨文, 相似之处甚多, 比如水、口、手等字,都如出一辙。不同之处在于此后中东文明所走的是拚音路线, 口变成R、手变成D、水变成N等,而古中国继续往象形写意发展。这使得中国的文字 愈来愈复杂。不但明白它需要专人教导,单单刻在龟□、竹简、木板上,也都需要 成本和工夫,从而使得“言”成了有价值可“卖”的交易品了。连带的、所有的学 问也都成了私学,只在权贵人私传以保持他们统治阶层的地位。又因为象形文字刻起 来过于繁琐,被尽量省略,产生了中国文化中特有的读文和口语,前者是文言后者 是白话。这两类直到民国初年的白话运动才被合流,解放以后毛主席进一步提倡简 体字与拚音字,才使得中文的读写能与世界接轨。所以单从“读”这个字溯流而上, 就能揭露中国历史中不少辛酸。 在中国人“读”的历史中,我们又不能不提到那位山东大汉、被称为万世师表的孔 夫子。是他、开了有教无类的风气,把私学变成公学,使中国老百姓能藉着“读” 庶衣官相。但学生收来得有教材啊!他们读些什么呢?许多知识工技仍然掌握在权 贵手中。这就是孔子影响最深之处了,我们一般所传说孔子“编诗书”也是出于此。 据说他把所能收集到的民间歌谣编篡成集叫做“诗经”,又把周以前的朝廷文告也 放在一起称为“书经”,做为孔家店最早的教材。当时科技的知识不是没有,入书 多少我们也不清楚,但孔夫子这一举就定了往后二千多年中国文人重文史轻科技的方 向。往后儒学抬头,孔门对于这些教材的内涵与解释就愈讲愈高,成了千年以降封 建思想的圣旨,这都是先人始料不及的。文化大革命打倒孔家店、破四旧真正的敌 人,应该是这徊儒家托古改制的传统(就是把古圣先贤神圣化来为他们的君臣礼教撑 腰),而不是孔老夫子所用的古文教材,因为那些文献里充满了无比珍贵的史料,其 历史真面目若能得到以还原,会给我们这些后人,对中国人是谁有全新的看法。 从白话运动之后,近代中国历史其实就是一场“读”的斗争史。清朝的腐败、列强 的羞辱,使早年的中国人迫不及待地要摆脱食古不化的儒家棉袄。在这种心情之下, 留学生如胡适等人,就把他们粗略接触到西方文化“去芜存菁”一切两半,德先生 和赛先生就成了民国初年知识分子的主要读物。至于西洋的伦理学、哲学、财经甚至 法学,包括圣经,也都被中国道统自尊盲目地踩在脚下。德赛使中国人醒起来,却 没使中国强起来。下一波进来的就是马列。马列加上毛思想,是解放之后这是举国 上下“读”的主食。一切与马列不合的读物仍遭排斥,直到如今。第三波是光明正大 地摘下修资的帽子与眼罩,读资本主义的经济思想,这也是目前正方兴未艾的一波。 因为网路、地球缩小,中国与世界彼此开门,我们目前正有一个空前的“读”的机 会之门。只要你愿意,什么都能读到,但该读什么呢?年青人对此普遍没有答案。 我们的眼界仍然被百年前的留美学生、五十年前的留法留俄学生、近十多年的财源 滚滚所拘束。我们自以为很有思想很有见识,其实我们只是读物的反映。人吃什么不 见得变什么,读什么却必然像什么。而中国人所读的,往往仍是片面、偏颇又被人 选择淘汰过的东西。 不说别的,前面所说为什么古文明文字发展总是不成比例地落在一切科技、社会之 后?这个问题在圣经里就有答案。并且对于各古文明之所以会几乎同时在各地突然 蓬勃发展,更有答案:原来所有的文明曾经汇集一源,因语音变乱就各带着科技向 四方分散。中东与欧美各民族对于这样的说法不觉冒犯,唯有东亚地区的老中,为确 保民族自尊,绝不读此等异端邪说免得玷污我们的眼睛。其实就连诗经中周人传唱 自自己的起源,也从不讳言我们这些所谓的中国人,是“自西徂东”带着科技跋涉 长途来到渭水之滨,无奈千百年来儒者不愿这样解,学校里更不这样教,嘴上说是破 四旧,儒家中国道统包袱仍套牢在脖子上、舍不得松开呢。看来在“读”这个大课 题上,我们该做的功课还真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