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06[文]
內容提要 士师后记(003):一个好头、弟兄楷模波阿斯
阅读数950  收听数72  下载数630 收听 下载   【返回
士师后记(003):一个好头、弟兄楷模波阿斯 今天什么榜样最难找?一家之主。贤德的妇人虽然难得,但圣经里还是有不少珍珠。 讲到弟兄就而不同了。以撒老眼昏花,撒母耳儿子不肖,约伯自身难保,亚伯拉罕、 雅各、摩西、大卫,也都不是让我们直接的效法的多妻婚姻。新约里保罗是独身, 对其他使徒在这方面记载极少,所以虽然教训很多,例子却不容易找。看来看去路 得记里的波阿斯倒是个难得的楷模。神用家庭来治士师时期的病,他更是关键人物。 他到底做对了哪些事? 他的出身,新旧约犹大族的重要家谱一定提到他,基督家谱中头两个女人喇合与他 玛,也都与路得事件有类似之处。喇合本当灭命的外邦女子,犹大娶了他晚一辈的 媳妇他玛。这个血缘的背景,或使波阿斯有阔于常人的胸怀与敏感度。我们也当如 是。至于他与以利米勒到底是多近的亲属?另一个更近的亲属又是谁?圣经并没有 给我们更进一步的线索。他显然不是以利米勒的亲兄弟,但正因这样,更显出这一 件事的美丽。 波阿斯这个人,从路得记里给我们的第一印象除了他是以利米勒的亲族外,他还 “是一个大财主”。许多圣经的注释都把以利米勒去摩押到拿俄米回来的时间定在 十年上下,我想主要原因是他两个儿子娶了妻都还没生子就死了。饥荒年大概不会 长到十年,不然没有人活得下来(约瑟在埃及七年的饥荒百姓都活不下去了)。但还 有一个线索来思想,就是从饥荒到成为大富户,需要多长时间?拿俄米说他“不断 恩待活人死人”表示他从前就有恩于以利米勒家。但这不一定表示他从前就是个大 富户,因为施恩与人不在乎自己有多少。 撒上的结尾也有个大富户就是拿八。虽然这两人成为大富户的过程如何我们不清楚, 但成为大富户之后,除了钱财还积蓄了什么是明明白白的。拿八的仆人说“他性情 凶暴,无人敢与他说话。”波阿斯呢?“正从伯利恒来,对收割的人说,愿耶和华 与你们同在。他们回答说,愿耶和华赐福与你。”圣经为拿八数算“在玛云有一个 人,他的产业在迦密,是一个大富户,有三千绵羊,一千山羊。他正在迦密剪羊毛。 那人名叫拿八,是迦勒族的人。他的妻名叫亚比该,是聪明俊美的妇人。拿八为人 刚愎凶恶。”波阿斯呢?没提他的产业到底多少,波阿斯问监管收割的仆人说,那 是谁家的女子。他当然不是因为知道是路得才问。如果不是路得、他会让这女子捡 麦穗吗?容她捡就好,又为什么要问呢?是不是想知道有没有可以帮上忙的地方? 拿八呢?“大卫是谁。耶西的儿子是谁。近来悖逆主人奔逃的仆人甚多,我岂可将 饮食和为我剪羊毛人所宰的肉给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人呢?” 他知道了实情,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吩咐仆人不可欺负路得。她若渴了,能到器皿 那里喝仆人打来的水。第二件事就是面对面直接去找路得,“女儿阿,听我说,不 要往别人田里拾取麦穗,也不要离开这里,要常与我使女们在一处。我的仆人在那 块田收割,你就跟着他们去。我已经吩咐仆人不可欺负你。你若渴了,就可以到器 皿那里喝仆人打来的水。”他有没有别的选择?当然有。除了根本不闻不问,他可 以暗中保护路得,却不用这样放下身段来认亲。他也可以告诟路得别捡了,我足以 供得起你这个穷亲戚,或着安排个位置,来我家里做个婢女吧。为什么用这样一个 做法呢? 首先,他是一个保守己心的弟兄。他如果以为自己比别人高,就不会去跟做仆人的 问安、关心来田里捡麦穗的每一个穷人。他自己也从同一个饥荒里出来,也愿意去 体恤每一个仍在穷乏里的人。这决不是一个只想到作善事是为遵从律法、免得得罪 神的人。 他也没有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我固然有能力可以帮助人,但这个帮助的能力,并 不表示我就能去介入神在路得身上的安排。除非我有特别的感动,我必需尊重神在 路得这家人身上的带领。路得固然辛苦,拿俄米固然可怜,但她们不是在做犯罪的 事,也没有在某种病痛伤害中需要立即的解救。 他也没有从各种的顾虑去想该怎样与路得来往。我是你的亲戚又长你一辈,主既把 你带到我的田间,我理当与你面对对相认,也不像约瑟需要有时间缓冲一下的必要。 神的时间总是最好的时间,我立即与路得见面,就不给自己的肉体月多虑的机会。 究竟,这是一家不可能有好风评又有摩押血统的人。 他见到路得就一心要保护她,能够完全站在她的立场来体谅。称她为女儿表示我们 的关系,更表示我没有歹意。要她不要到别人的田里因为他深知道路得会受人欺负, 有很多危险。而自己也曾是个劳力的人才会立刻想到最大的难处是口渴了去哪得水 喝。 他所说所做的一切都明明白白行在人前、在所有仆人面前立的好榜样。“ 监管收割 的仆人回答说,是那摩押女子,跟随拿俄米从摩押地回来的。”他的问题是“谁家 的女子”,仆人的答案却不是以利米勒家的媳妇或拿俄米的媳妇,而是摩押女子、 从摩押地来的。 “路得就俯伏在地叩拜,对他说,我既是外邦人,怎么蒙你的恩,这样顾恤我呢。” “波阿斯回答说,自从你丈夫死后,凡你向婆婆所行的,并你离开父母和本地,到 素不认识的民中,这些事人全都告诉我了。愿耶和华照你所行的赏赐你。你来投靠 耶和华以色列神的翅膀下,愿你满得他的赏赐。”如果波阿斯一见路得就不由分说 把这句高调唱出来,不要说路得听在耳里可能不是滋味(我还在捡麦穗呢、你在说啥? ),连波阿斯自己,恐怕也成了“清早起来、大声给朋友祝福”的人。当她听见看见 路得的应对,就知道怎么从“人全都告诉我的事”(这些事不见得是从正面被人传), 来鼓励路得了。“你来投靠耶和华以色列神的翅膀下”,这个弟兄有一个从天上看 事情的眼光,一下子就定义了把路得与拿俄米家的事,就像钉稳了的钉子一样,也 能把那些阴霾一扫而空。